梁建章:现在连翟振武都支撑全面放开生育了?

网易研讨局稿件未经批准制止一切媒体转载,包含友商。内容不构成投资决策。

作者|梁建章(携程创始人、网易研讨局专栏作家)、黄文政(中国与全球化智库特邀高等研讨员、网易研讨局专栏作家)

梁建章

2020年12月15日,界面消息刊登了一篇题为《专访中国人口学会会长翟振武:“十四五”期间应实现自主生育》的文章。我们注意到,在这篇专访中,翟振武对诞生人口的预测以及对人口政策改造的观点与过去相比有了很大的改变。下面我们来具体剖析。

一、翟振武过去的预测夸张诞生人口,并反对放开二胎

翟振武现任中国人口学会会长,过去一向是人口政策改造的保守派,并且多次严重误判人口形势,对诞生人口做出离谱的、夸张的预测。例如,翟振武在2014年发表论文《立即全面放开二胎政策的人口学效果剖析》预测:“假若2012年立即全面放开二胎生育政策,未来4年内,我国年度诞生人口将分离到达3540万、4995万、4025万、3540万。” 但在全面二孩政策实施后的2016-2019的4年里,国度统计局颁布的诞生人口分离仅1786万、1723万、1523万、1465万,峰值1786万也远不到翟振武预测峰值4995万的一半。

从二孩政策后果来看,翟振武的预测更是离谱。相对2011年1600万的基数,他预测政策实施后的诞生人口增量高峰为3395万(即4995万-1600万)。但按国度统计局数据,相对2015年的1655万,政策实施后的增量高峰仅为131万(即1786万-1655万),不到他预测的1/20。

这并非翟振武对人口形势的严重误判的孤例。比如,他在2008年称:“目前中国每年新增人口在1600万左右,2012年将到达一个高峰,到达1900万。”这里的新增人口可能是记者笔误,他实际所指应是诞生人口。但依据国度统计局数据,2006至2012年,中国每年平均诞生人口约1600万,2012年仅1635万,远低于他预测的1900万。

翟振武过去不但预测诞生人口离谱,而且还曾反对放开二胎。例如,2013年8月9日新华网报道:“中国人民大学社会与人口学院教授翟振武以为,要实施广泛的‘二胎’政策,目前条件还不成熟,风险较大。今后一段时代,我国仍要稳固现行生育政策,可以尝试‘单独二胎’政策,这是基于目前生育程度面临反弹压力的谨严斟酌。”

二、翟振武现在的预测和观点产生180度改变

在最新的专访中,界面消息问:“人口学界有没做过调查,现阶段愿意生三孩或多孩的有多少?如果全面放开生育限制,每年新增多少人口?” 翟振武答复说:“我们现在也在做预测,如果全面放开生育限制,大概每年新增添诞生人口30万左右。你想,每年增添30万和现在每年诞生一千四五百万人相比,微乎其微,都不够波动。”

我们可以对照一下:翟振武过去预测,如果2012年全面放开二胎,每年新增添诞生人口高达3000多万人;而翟振武现在预测,如果全面放开生育限制,大概每年新增添诞生人口30万左右。

可以看出,翟振武过去的预测远远高估了中国人的生育意愿,而现在的预测则比拟实事求是,甚至略为低估。

那么,现在翟振武对人口政策改造的观点如何呢?在最新的专访中,界面消息问:“近期有经济学者提出应当放开生育三孩,你赞成吗?你感到下一步人口政策应当如何调剂?” 翟振武答复说:“现在一些人建议放开三孩,我感到是对人口形势和政策不够了解。原来全面放开生育,都对人口形势没什么作用,中间还要加一个环节有什么意义呢?从2013年的单独两孩政策,到2015年出台全面两孩政策,现在生育率回落下来了,严厉说就是最后一步了,中间就没有必要再加一个环节了。下一步,我感到应当就是自主生育。”

可见,现在翟振武也支撑全面放开生育了,而且批驳“放开三孩”是不必要的一个环节,这与他几年前的观点迥然不同。

三、全面放开并激励生育的急切性

那么,现在翟振武为何对于诞生人口预测和人口政策改造的观点都产生了180度的大改变呢?我们推测这是因为全面二孩政策实施后,诞生人口远远低于翟振武原先的预测,因此他开端反省自己过去的预测以及人口观点。我们以为,中国人口政策也须要从限制生育改变为激励生育。

翟振武观点改变的背景,是中国面临严重的低生育率危机。即使实施了全面二孩政策,中国诞生人口也已经持续三年降落。依据国度统计局颁布的诞生人口推算,2018和2019年的生育率虽然分离为1.495和1.47,但要注意的是,这两年的生育率受到二孩堆积效应影响是严重虚高的,这可以从这两年二孩占诞生人口一半看出来。各种意愿调查显示生育一孩的家庭愿意生二孩的不到一半,这意味着在年龄构造和生育状况逐渐趋于稳固后,二孩数量只会有一孩的一半, 也就是说目前二孩中有一半是暂时性的堆积。去掉这个因素后,中国的自然生育只有1.1左右。这个自然生育率远低于欧洲和美国,也显著低于日本。如果生育率一直处于1.1,那未来中国总人口将以每代人减半的速度锐减。这种人口趋势如果不能逆转,将严重要挟中国的可连续发展和中华民族的存续。

不过,翟振武似乎还没有认识到全面放开并激励生育的紧急性。在最新的专访中,界面消息问:“你的意思是,现在的生育程度与政策关系已经不大了,所以政策要不要继续调剂都没有关系?” 翟振武答复说:“政策后果有用没用,至少在数量上的束缚,对生育程度变化已经没有太大意义了。现在大多数人就没感觉到什么生育限制,生两个都足够了,甚至只生一个,更有人甚至一个都不生,这个是很明白的。对少部分愿意生3个、4个的人来说,可能有些束缚,但从大的宏观面看,限制性的生育政策,对总和生育率的影响较小,目前维持在这样一个低生育程度的重要原因,是经济社会的发展状况。”

我们以为,现在放开生育对晋升生育率的后果微乎其微,但这不是阐明不应当尽快放开,而是阐明不但要尽快放开,而且还须要大力激励生育。具体来说,须要出台减轻育儿家庭养育负担的政策,例如对多孩家庭个人所得税减免和现金补助,买房免地价,大力建设幼托设施,进步0-3岁小孩的入托率。这些激励生育的投入,不仅可以提振经济,还可以大幅度降低育儿成本,阻拦生育率的不断降落。唯如此,能力令中国经济后继有人,中华文明后继有人。

网易研讨局(微信公号:wyyjj163) 出品

网易研讨局是网易消息打造的财经专业智库,整合网易财经原创多媒体矩阵,依托于上百位国内外顶尖经济学家的智慧结果,针对经济学热门话题,进行理性、客观的剖析解读,打造有态度的前沿财经智库。欢迎来稿(投稿邮箱:cehuazu2016@163.com)。

移驾微信公号 看这里看不到的内容

【精彩推举】点击进入网易研讨局·中国版

【精彩推举】点击进入网易研讨局·国际版